财讯宝配资公司

被窝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篡臣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:托付
    此时的永阳县衙之内,周伯正在给林凡包扎伤口。是的,就在刚才的战斗里,林凡的身上又添了几道新伤。

    在贼兵最后一次攻城之前,林凡就让杨远望和李青山带着一众文职离开了城头,让他们留守县衙。

    虽说美其名曰是为了防守县衙,保护永阳城的最后一道防线,其实就是林凡为了保护这些吏员和医者,免得徒增伤亡而已。

    再说了,就算让他们留在城头,这些人也没有多少战力,留在那说不定反而会拖累守军,还不如不留。

    因此在援兵赶来之后,他们倒是都活了下来。而正是这些吏员的存在,为城内在战后迅速恢复秩序提供了基础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大多是有名望的本地人,也是官府中平日里与老百姓打交道最多的一批人,有了他们在,很多事情就好办多了。

    如今战事完毕,作为武职的林凡自然不宜再过多的涉及政务,否则便有越界之嫌。而林凡也很识趣,主动的选择了退居幕后,如此一来,县衙主簿杨远望便成了目前永阳城内官职最高之人。

    不过无事一身轻,况且他身上的伤也确实耽误不得,所以林凡便心安理得的回县衙养伤,将这一整个烂摊子全都一股脑的交给杨远望。

    只是一场大战下来,如今的县衙早已是人满为患,到处都躺满了伤兵。

    早在战事最开始的时候,林凡就让人在县衙后面的那片空地上简单搭建了几个帐篷,又在头顶上悬挂了几张幕布遮挡一下毒辣的太阳,就把后衙变成了一个小小的伤兵营,用于安置伤兵。

    周伯清理干净林凡后背上的一道刀伤,开始上药,这已经是林凡身上最后一道还未处理的伤口了。周远志则帮爷爷拿着药箱,在一旁打着下手。

    等到系好纱布,周伯随手为林凡披上外衣,轻声道:“好了,你活动一下试试,看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!”

    林凡一边轻轻的活动着身体,一边调笑道:“没感觉到什么不适,周伯的手艺自然是没得说的!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少拍马屁,这对我没用,你少受点伤才是正经的!”见到林凡又没个正形,周伯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!我这次又受了伤,我还以为周伯你又会教训我几句,你这不开口让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,浑身不自在!”林凡笑道。

    “照我看啊,你就是皮痒,欠收拾!”周伯笑骂道。

    玩笑过后,周伯正色道:“我不说你,是因为仗打成这个样子,能活下来就已经不错了。你啊,总是太拼命,这样不好!”

    说着话,周伯突然感到有点头疼,可能是因为站的太久了,身体也有点站不稳。有些头晕的他想要坐在椅子上休息一下,所以伸手去拉林凡身边的一把椅子。

    他伸手抓了好几次,却没有碰到椅子的扶手,可椅子明明就在那里的啊,为什么触碰不到?

    周伯揉了揉眼睛,定睛看去,椅子这时候竟然在他的视线中摇摆不定起来,甚至产生了虚影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

    有些诧异,他看向了自己的右手,自己明明没有动,可他发现他的手也在不停的上下摇晃,在视线中来回游移,产生了重影,就像是他长了三只右手一样。

    剧烈的头痛感猛地袭来,周伯眼前一黑,随即便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眩晕带来的失重感让周伯再也站立不住,一下子栽倒,失力之下的他打翻了面前的椅子。

    林凡和小远志离得最近,也最先发现了周伯的异常,不等周伯摔在地上,就赶忙上前一左一右的扶住他。

    “爷爷,爷爷!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周伯,周伯!快醒醒,快醒醒!”

    两人焦急的呼喊着,可周伯迟迟没有回应。林凡向小远志问道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小远志两眼含泪,哭泣着说道:“爷爷…爷爷他这些天以来一直都在照顾伤兵,已经连续很多天的没有怎么休息过了!”

    林凡十分生气:“胡闹,周伯年事已高,怎能经得起如此劳累,你怎么不早告诉我?”

    远志感到委屈,却也不敢反驳,只是哭的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陈方舒和李青山等人这时也围了上来,试着帮忙唤醒周伯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之中,周伯听到了众人的呼喊,只是身体不停使唤,也无法开口说话。就这样又过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,老人才悠悠转醒。

    老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大家着急的面孔,原来大家都围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这让周伯心里一暖,然后苦笑着感慨道:“人一老,就不中用了,看来不服老还是不行啊!”

    见到周伯苏醒,林凡连忙问道:“周伯,你醒了?感觉怎么样?好点了没?”

    周伯摇摇头:“你们刚才说得话我都听到了,大人,你不要责怪远志,是我不让他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林凡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这些伤兵都需要人照顾,离不开人,城里一共就那么几个大夫,哪里顾得过来?这些伤兵都还年轻,要不是因为打仗受了伤,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我在想要是能精心照料他们,没准就能多活下来几个!”周伯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不眠不休啊!还有,您要这么做总得跟我说一声吧?”林凡的眼中已经泛起泪花。

    周伯反问道:“跟你说了你能答应吗?”

    林凡讷讷无言,周伯年事已高,要是跟他这种要求,无论如何他都是不会同意的。

    周伯继续问道:“再说了,先不要说我,你说你这些天总共才睡了多长时间?为了忙守城的事,你已经够劳心竭力了,我也不想再让你为这些伤兵的事费心劳神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还年轻,撑得住,您的年纪又怎么受得了如此操劳?”林凡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年轻真好!不像我这样的老朽,这才几天啊,就已经撑不住喽!”周伯还是笑呵呵的,可话中透露出的疲惫却怎么也遮掩不住。

    其实就

    在几人说话的同时,周伯的头痛并没有减轻,反而愈演愈烈。剧烈的疼痛让他脸色苍白,额头的不停的渗出汗水,沿着皱纹流下。

    小远志这时早已是泪如雨下,林凡也忍不住感伤。

    周伯抓过两人的手,语速开始急促起来:“大人,我有件事想求您!”

    “唉,您说!”林凡答应道。

    周伯将林凡和远志的手叠放在一起: “大人,我想把远志托付给你!”

    “不行,您好好休息,您是远志的爷爷,还是等您养好了身体您自己照顾他吧!”不等周伯说完,林凡便打断了他。

    在周伯说出这种话的时候,林凡心底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,他的眼泪再也忍不住,一下子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听到林凡拒绝,周伯越发的着急了:“大人,你听我说完。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,我不行了!可远志还小,世道又这么乱,我走了之后,他怎么办啊?他在世上已经没有亲人了,只剩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,活不下去的。我希望大人能把他带在身边,不求他能出人头地、建功立业,只愿他能一生平安喜乐便好!”

    “爷爷,爷爷!我不要你死,我要你好好的!”远志大声的哭喊到,还想要把手从周伯手中抽出来。

    周伯用尽最后的力气紧紧抓住两人的手:“傻孩子,不要尽说些这样的傻话!生老病死谁都逃不过,这世上有没有谁能不死,只是今天轮到我了而已!”

    “以后我不在了,你就要学着成为一个真正的大人了,你要好好听林大人的话,不要再使一些小性子了!”

    周伯向远志说完这些,又转头望向了林凡:“大人能答应我吗?”

    看着周伯希冀的眼神,林凡也抓住了下面远志的那只手,不让他挣脱。

    他哽咽道:“周伯放心,我答应你!我今后会将远志带在身边,教他习武识字。等再过几年,他再长大几岁,要是他不想从军打仗,想过安稳日子的话,我就把他送回我的家乡。不能说让他一生富贵,也可护他一世平安。”

    林凡的话让周伯的脸色红润起来,精神也恢复了一些:“那就好,那就好!有大人照顾远志这孩子,我总算是可以放心的去见远志的父母了!”

    周伯的回光返照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,又仔细吩咐了远志一些事情,便安心的闭上了眼睛,撒手而去。

    伤心欲绝的小远志趴在爷爷的身上嚎啕大哭,林凡也情难自抑,在一旁偷偷的抹着眼泪。

    王虎、陈方舒和李青山等人也都感到十分悲伤。这一段时日以来,周伯一直把巡检司里所有人当晚辈看待,对大家照拂备至,而大家也从内心里把周伯当做值得敬重的长辈。如今周伯就这样突然去世,大家也都忍不住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还沉浸在悲痛中的时候,马清泽一行人来到了县衙门口。他大声问道:“本官乃总督府参军马清泽,此次是奉命前来办事,你们这里现在谁主事?”

    听到来人自报家门,县衙门口值守的人不敢怠慢,连忙进去禀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