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讯宝配资公司

被窝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霸道总裁求抱抱(最好的我们) > 章节目录 第1875章,挺新鲜
    林茵是受郝燕所托。

    郝燕之前寻求林茵帮的忙,便是若有一天庄沁潼酿下不可挽回的大错时,希望自己将当年中华杯的真相公之于众。

    当年的事情,林茵曾因一时的心软,替庄沁潼求了情。

    中华杯的总决赛上,苏珊图纸上的作品出现在了庄沁潼的设计上,林茵即便内心里是相信苏珊的,可是因为当时没有确凿的证据,她却只能哑巴吃黄连,就算闹了开来,也不会占到任何便宜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的庄沁潼,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苦苦哀求于她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下去,两人的设计生涯都可能会遭受到很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林茵权衡利弊,最终为了能够将她们两个人都保全下来,只能违背良心的选择了让苏珊忍痛退赛,然后用另外一种方式,以自己的人脉来弥补她,帮助让她成为一名优秀的设计师。

    中华杯之后,庄沁潼顺利的走上服装设计这条路,而且设计出来的作品屡屡出圈,受到了追捧和认可。

    林茵看到后心中也略感欣慰,她一直以为,虽然刚刚入行时的中华杯冠军赢得并不光彩,但或许只是因为年纪小不懂事,犯了错误改正就好,然而在服装设计上面,庄沁潼还是有一定的天赋和才能的。

    直到,她得知了庄沁潼私下里养枪手一事,所有设计均不是出自她之手。

    林茵非常的愤怒且失望。

    她将答应郝燕的事情做到,亲自找了媒体曝光了当年的黑幕。

    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    原本对于庄沁潼的讨伐声音,这下变得更加大了,品牌方那边也已经在紧锣密鼓的想办法公关。

    期货配资 的标题用词都很有煽动性,秉承着要把庄沁潼锤死的目的。

    郝燕坐在苏珊的办公室里,浏览过这些期货配资 时,不由轻轻笑了笑,知道这些很多都是秦淮年的手笔,在里面推波助澜。

    苏珊看到网上期货配资 后,脸上表情非常的激动,“燕子,我简直不敢相信,你竟然说到做到,真的替我报了当年的仇,你也太牛X了!这样狠毒的计策,你是怎么想到的!”

    郝燕听到最后那句,尴尬的咳了咳。

    这样的计策,的确是又很又毒。

    不过,除了郝燕自己,其中也有秦淮年帮她一起筹谋的。

    但是,用来对付庄沁潼这样的人来说,倒也非常合适,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心术不正,堂而皇之把别人的设计当成自己的,享受着追捧和名利,自作孽不可活。

    当年的中华杯总决赛上,苏珊因为苦于没有证据,衣服上不会刻设计师的名字,没办法证明被庄沁潼偷了设计,被迫选择退了赛。

    如今郝燕便用同样的方式,揭开庄沁潼的丑陋嘴脸。

    她这也算是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。

    郝燕和苏珊都清楚,这一回,庄沁潼服装设计的生涯就要到此结束了。

    苏珊也看到了当年中华杯旧事重提的期货配资 ,声音有些颤抖,“我看到LIN为我站出来说话了,燕子,谢谢你,我知道这也一定是你做的!这样说来,我当年平白无故所遭受的那些委屈和不公平,终于能够沉冤昭雪了?”

    郝燕笑着点头,“是的!”

    中华杯的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,时过境迁,苏珊如今在圈内也已经非常有地位了。

    可当年的那件事,始终是她心中无法平复的沟壑。

    苏珊其实早就认了栽,也以为这件事早就成为了定局,现在真相昭然若揭,顿时有种苦尽甘来的感觉,激动又雀跃的心情,令她眼圈都微微红了。

    门口有稳健的脚步声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朝着办公室走来两道高大挺拔的身影,西装笔挺,前者鼻梁上架着铂金丝边的无框眼镜,气场极强,而落后一步跟着的助理,因常年跟在高位者身边,也是气质不凡。

    两人正是秦淮年和任武。

    秦淮年是过来接郝燕的,因为这边的工作室也来过,所以很熟,直接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苏珊情绪还很激动,看到他们两人走进来后,没有多想的就直接朝着任武就冲了过去,顾不得郝燕和秦淮年还在,抱住他就亲了口,声音兴奋又高扬,“任武,我太高兴了!”

    响亮的吧唧一声。

    任武向来有条不紊的俊脸上,慢慢浮起了红晕。

    苏珊没有再剪发后,长长的发尾柔软的贴在她的脖子上,少了几分英气,倒多了几分女儿家的柔软。

    郝燕和秦淮年默默的望了彼此一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被塞狗粮的感觉还挺新鲜。

    秦淮年非常善解人意的,把郝燕接走以后,把任武留在了工作室。

    前面司机开车,两人坐在后排。

    秦淮年执起郝燕的小手放在掌心,“郝燕,下个月的GDA国际设计展,我到时陪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参选的名额已经是囊中之物,下个月设计展举办时,郝燕会带着团队去参加。

    因为是在国外,时间上不会短,到时异国他乡倒是会感到孤单,听到秦淮年这样说,郝燕嘴角顿时翘起,“会不会耽误你的工作?”

    秦淮年道,“不会,我安排一下到伦城出差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假公济私了。

    郝燕眼睛里灿烂如夏花,心中也甜蜜。

    秦淮年棱角分明的五官慵懒,薄唇勾了勾,又斜昵着她道,“等着回来后,也刚好除夕了,我们带着糖糖一起回秦家,然后……”郝燕脸颊悄然爬上了两朵绯红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秦淮年曾经说过的,等到除夕带她登门正式拜访过父母后,春暖花开之时,就会准备他们的婚事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却故意停顿了下来。

    郝燕不由脱口追问,“你怎么不说了?”

    秦淮年眸里尽是促狭,“这么急着想嫁给我?”

    郝燕脸颊更红了些,她把脑袋往他怀里一搁,只得害臊的承认,“是!”

    秦淮年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车子停稳在壹号公馆,秦淮年把她从胸口捞出时,见她若有所思,便开口问,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郝燕道,“我在想庄沁潼!”

    秦淮年表情淡漠,“她?”

    郝燕点头,眯了眯眼,“嗯,服装设计师她是没办法继续做了,不过,我想她一定不会就此一蹶不振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