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讯宝配资公司

被窝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深空王牌 >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,共生会
    爆炸声来的很突然,周围居民一怔,接着,又一个巨大的爆炸声传来!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碎石横飞,街区中的教堂冒出滚滚浓烟。

    教堂内,二十几人已经被碎石掩埋。

    一个靛蓝色长袍的男子踩在十字架上俯瞰。

    “愚蠢的人们,和平蒙蔽了你们的双眼,繁荣腐蚀了你们的意志,居然会奢望征服者去救赎你们。你们再这样下去就会被淘汰,只有共生会才能让你们明白时代的残酷,醒来吧!你们该成为这个时代的竞争者!”

    那人戴着面具,面部是渗血的十字,胸口挂着一个‘P’形的镰刀挂饰。

    惊叫声不断,400人的教堂,人群蜂拥而出,踩死的人比砸死的还多。

    街道并不狭窄,如果一下子涌入这么多人,就显得拥挤了很多,逃出教堂的人没头苍蝇一样乱窜,这里的教徒中,巨木人、铁肩人、骨人占了一大半,一些更是带着孩子来的,他们浑身有着不同程度的擦伤,哀嚎奔逃,大呼救命。

    教堂顶上,面具男看着那些人,眼中一笑,摸出腰间的圆形金属,三颗金属球丢出,又是三声爆炸。

    街道彻底乱了,巨大的恐慌开始蔓延,人群中被踩死最多的就是原生人类,下来是以太人。

    以恢复能力著称的以太人,被踩碎几次后,彻底没了恢复的本领,哀嚎着化成一滩蓝色液体。

    那些巨木人、夜岩人成了最危险的奔逃者,受惊之下的他们,杀伤力比起野兽还要强大。

    街区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陈枭三人赶到时,场面早就失控,教堂中逃出的人引起了其他人的恐慌,大地颤动,400人的情绪很快扩散到千余人身上,小半个街区都开始奔逃。

    “不好,再这样逃下去,会死更多的人!”

    雅格大声道,“陈千圣,想办法稳住他们,我们两个需要一点时间!”

    稳住?

    陈枭看着夜岩人和巨木人,这两种家伙和失控的汽车一样,怎么稳?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陈枭咬牙应声,冲入人群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里,那里的家伙有炸弹!”

    “死了好多人!”

    “不要挤!不要挤!!!”

    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惊恐,陈枭当街拦住一个夜岩人,一拳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夜岩人倒下,恐慌又接着蔓延。

    “他有同伙!”

    “快跑!叫宪警!”

    陈枭明显控制不了局势,当务之急,就是把破坏力最大的家伙搞晕才行。

    被当成了罪犯同伙,陈枭索性也不管了,厉喝道:“所有的夜岩人、巨木人,敢跑就死定了!”

    陈枭接连放倒三人,这种外星人,身体素质强悍,可仅限于力量,他们的灵魂极其脆弱,杀伤力只有能突破他们的防御,就会对他们造成灵魂上的伤害。

    陈枭的腿部力量是同龄人的巅峰,对上那些皮糙肉厚的外星人也能强压一头。

    铁棍一样的腿扫去,一脚踢晕一个,那些乱窜伤人的家伙被放倒十来个后,伤亡明显下降。

    但这起不到任何作用……

    哪怕没有夜岩人和巨木人,这么拥挤的地方,只要摔倒,半条命就没了。

    爆炸声已经出现了五次,陈枭焦头烂额,耳朵轰鸣,周围嘈杂的喊声让心底浮现烦躁,到底是在捣鬼?!

    人群里,一位抱着孩子的骨人母亲摔在地上,孩子脱手而出,骨人母亲望着人流涌来,绝望地伸出手,面前的人流将她和孩子分割成开,骨人母亲发狂一样大叫:“我的孩子!”

    没人理她,一大波人走过时,他看见一个17、18的人类少年,抱着一个骨人婴儿,站在自己对面。

    少年将孩子递给她,骨人母亲颤抖接过,拉着陈枭的手有些哽咽,陈枭点了点头:“快走吧,别再摔倒了。”

    骨人母亲慌忙跑了,小半个街区的居民,恐慌情绪蔓延到所有街区,一些在家里的居民也加入了逃跑行列,人数已经直逼3000。

    陈枭又看见一堆巨木人、夜岩人跑出家门,心中有些绝望,爆炸明明已经听了,都冷静一下啊!

    “不要挤!”陈枭在大喊,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每个小区都涌出大量的人,假期在家的孩子成了最脆弱的生命,他们在人流中稍有不慎就会成为肉饼。

    陈枭救下三个,无力感和烦躁更加严重。

    这时,一阵神调响起。

    音节悠扬,直入心底,歌声安抚住逃跑者的情绪,恐慌似乎被驱散了。

    街区一处5层高的楼上,陈枭看到那位漂亮的男人在祈祷,低唱,雅格守护在她旁边,声音随着耳麦传到信徒们的星际通中,神调强行开启。

    这是神官的权限!

    每个信徒的星际通都有歌声外放,汇集到街区所有信徒的身上后,半个街区都笼罩在神调之中。

    恐慌逐渐平息,陈枭终于松了口气,看到人群变得有序,起来,他转向冒烟的教堂和旁边几处废墟,现在可不是听歌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陈枭看向教堂的一刹那,心底传来一个声音,陈枭一怔。

    那声音好像幻听一样,从脑海响起。

    那声音戏谑一笑:“你现[笔趣阁 ]在似乎需要我?”

    陈枭明明睁开的眼睛,视野变得全黑。

    他看到自己进入了‘里世界’,他的面前,一个浑身黑气的家伙,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出现的?”陈枭惊愕。

    他从没和对方交流过,一直以来,陈枭当这戾气裹挟的家伙是前身的执念,是残魂而已,但今天,对方竟然和自己打招呼!

    “那阵歌声唤醒我了,所以我来问问。你似乎应付不了这种环境啊……”

    陈枭眯起眼睛:“你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无惧绝望的人,无惧一切。”

    那个少年,黑气包裹全身,食指中指并起,点在太阳穴,然后一挥:“在事情没完之前,不要尝试夺回控制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角,面具男听着神调响起,嘴角轻笑。

    这场爆炸,只是一道开胃菜。

    共生会要回来了,带着庞特贝克的荣光!

    “可怜的十教,居然想依靠这些孩子来肩负联邦的未来,可笑!联邦的未来是依靠那些想活下去、想改变命运的人,而不是这些方向都没有的温室花朵。”

    面具男卸下面具,褪去长袍,胶囊收纳一摁,所有东西都被收入一颗拇指大小的金属丸中。

    重新变得平凡的男子给脸上抹了灰尘,惊恐地从街角出来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——”

    呼声刚出现,面前便出现一位少年,笑意盈盈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先生?有需要帮忙的吗?”

    男子微微错愕,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一个少年,看他淡定的模样,似乎不是街区的人,军校生吗?

    他那副笑容为何如此讨厌?

    “刚刚有个面具男从这里跑了,我躲在垃圾箱旁,看见他往那边去了!”

    男子惊慌,演技逼真至极。

    陈枭若有所思地点着头:“走,陪我看看!”

    男子一愣,想要找借口,却被陈枭拽住手腕,拖入巷子里。

    这里的确有个垃圾箱,周围是碎石,陈枭指着垃圾箱旁边的墙上,惊愕道:“这里有线索?”

    男子手臂,青筋凸爆,紫色的纹路已经布满手臂,他想从背后偷袭陈枭,却听见陈枭的叫喊,男子错愕,顺着陈枭所指的方向,看向墙壁。

    墙壁上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或许是怕被人查到,男子才会望向墙壁,在发现那面墙毫无特别的地方后,男子忽然意识到一件可怕的事。

    在反应过来的时候,男子看见一个手肘,距离喉头只剩3厘米了。

    清脆的骨裂声传来,喉骨碎掉,男子抽搐,每次吞咽唾沫时,都感觉喉咙如同锐器划过,他跪在地上,那个笑容可憎的少年毫不留手,一脚踢在了他的太阳穴上。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男子昏死,陈枭探了探对方鼻息。

    没了。

    以自己的身体素质,两次命中对方的要害,即便是巨木人和夜岩人的体格也没法苟活,何况这人只是个人类。

    陈枭蹲下,快速搜索起来。

    对方衣服里挂着一个P形的镰刀吊坠,除此之外,就剩一个拇指大小的金属丸。

    “你杀人了!”

    脑海中,陈枭说道。

    少年检查着金属丸,自言自语笑道:“我可没杀人,这人是教堂爆炸案的罪犯所杀。”

    脑海中,陈枭沉默,补充道:“我的意思是,他说不定就是教堂爆炸案的罪犯。但你不应该杀他,把他交给宪警或者带回蓝暗山也好。”

    少年一笑:“哦?那你说说,如果他要杀我,我有多大把握能从他手里逃走?”

    陈枭一怔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少年拽下对方的挂饰,连带金属胶囊一起收好:“弱鸡,这两年我读了你的记忆,很有趣。不过……你读了那么多书,依然不会在这个时代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的转折,就在一瞬,想要避免一切对我们不利的未来走向,我们每一步都不能走错,更不能犹豫。”

    他从街角走出:“你该学会当一个猎人。”

    陈枭回过神的时候,发现自己走在狼藉遍地的街道。

    对方不知何时把控制权还了回来,面前,已经安抚好众人的雅格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陈千圣,没事吧?”

    陈枭茫然看着雅格:“没、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雅格点点头:“据说爆炸是一个面具男引起的,教堂里,正在做礼拜时,一个戴着十字血纹的面具男出现,脖子上挂着镰刀吊坠,那是共生会的标志!一群有着基因狂热的庞特贝克信徒,他们信奉森林法则才能拯救新人类联盟的未来。你刚注意到这个人了吗?”

    陈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不仅注意到了,而且还被陈千圣给杀了。

    兜里的金属胶囊和那挂坠有些发烫,他深吸一口气:“没有,不过路上的死人很多。”

    陈枭的表情,明显是经历了打击,造成了心里创伤。

    雅格觉得陈枭有必要接受一下治疗,不过当下,他一个人应对不了这种局面,邀请道:“宪警和医疗司的人马上来。陪我去一趟教堂可以吗?或许有些人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