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讯宝配资公司

被窝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天价小毒妃 >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二章:撞见私通
    果真如外人所说,这顾家的六姑娘生的的确不俗!这么一张好脸蛋,身材姣好,怪道易景枭都会控制不住!

    曹海真是要红眼了。

    贵为皇子,他什么滋味的美色都尝过,美如顾湘宜的他也尝过,但顾湘宜周身散发的气质,却是最迷人的所在。她目光微沉,面色冰冷,如高岭之中的一朵寒花,让曹海一时间意乱神迷。

    易景枭瞧见了业王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深知顾湘宜与宁家有关,宁家的仇人多半也是她的敌人,当初宁初嫁入业王府后不知所踪,听说惨死于大婚之夜,这样的人大概会被顾湘宜视为仇人。

    而且业王的目光十分危险,看的易景枭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顾湘宜觉得在这儿十分不自在,正巧顾舒宜起身,说是要去透透风,而顾湘宜担心一直坐下去她会控制不住将业王碎尸万段,所以她想陪着顾舒宜一起去透气。

    但她遭到了顾舒宜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我吃了杯酒,有些晕,到时候怕是会露酒相,没得惹六妹妹嫌弃。”顾舒宜说着,眼神中带着紧张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顾湘宜重新坐了下来,目送着顾舒宜离开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她,那个眼神一定不对,顾舒宜要去做什么?

    微微侧头,她的余光清楚的看见业王在看向自己,顾湘宜心中警兆忽起,站起身对顾斐说:“姑母,湘儿也有些醉了,过去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付芷容坐在一边,面色很不好。

    自己是这丫头的嫡母,结果她下座去不跟自己知会一声,却与顾斐说,怎么,把顾斐当自己亲娘了不成?

    顾斐说:“去吧,别瞎走,让你青雪姐姐陪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顾湘宜也像顾舒宜一样,拒绝了顾斐的话:“我去寻五姐姐作伴就好,青雪姐姐再用些席面,今儿青雪姐姐还说这翡翠虾球做的不错来着。”

    话都这么说了,众人只得目送顾湘宜离开。

    裴青慧在裴青雪旁边捏紧了筷子。她好歹是侯府贵女,虽不是嫡女但是身份也不差,凭什么没人把她当回事?连顾湘宜那么一个野种都能得到那么多眼神和赞赏,看看一旁的世家公子们,好多都够着脖子往这边看。

    她还没厚脸皮到认为那是在看自己。

    穿过道道回廊,顾湘宜彻底跟丢了,她找不到顾舒宜去了何处,后院的偏院人很少,伺候的丫鬟仆从都去了前院忙活,后院基本是空的。

    正当她漫无目的的走着时,身边一扇门突然打开,锦袍之上绣着修竹的袖子拉着她进了门。

    顾湘宜下意识想要反抗,可鼻尖传来了熟悉的气息,让她停止了动作。

    易景枭声音极小,说道:“业王怕是将主意打在你身上了,要当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顾湘宜仰脸一笑:“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出来?”

    她的笑格外自信张扬,又透着小女孩的率真可爱,易景枭竟然一瞬间看呆了,都忘记了松开扯着她胳膊的手。

    直到顾湘宜咳嗽了一声,他才松开了手,局促的问:“你手臂的伤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。”顾湘宜并不像他那般害羞,反而比他坦荡的多。

    在易景枭打算说下一句时,门外突然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,易景枭将手指抵在嘴边,示意不要说话。

    隔着一扇门,说话声传来:“不如就这儿吧?”

    这是个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接着响起的女声让顾湘宜浑身一个激灵,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顾舒宜说:“万一有人看见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进去将门锁上就是,旁人也只会认为这里放置的是贵重之物,不会进来细查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男人推开了门,先迈步进来,顾舒宜在外头四处瞧了瞧,也紧跟着进来,回身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,双手环住了顾舒宜的腰,她的背抵在门上,他轻车熟路将门闩上。

    “辉哥哥,我真的好想你!”顾舒宜发出一声娇嗲。

    这声音与平日完全不同!

    顾湘宜如被针扎了一般,与易景枭双双藏在衣柜之中,透过衣柜的菱花格子还可以依稀看见外面的春景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没想到,看着比其他姐妹要老实正常许多的顾舒宜,会这般胆大包天。

    随着那男人转过身来,易景枭与顾湘宜更是双双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孙海辉!

    皇家边支子弟,现皇后母亲的弟媳的弟弟的儿子,说白了就是现皇后舅妈家弟弟的儿子,虽然七拐八拐看似与皇家无关,但也勉强算是个宗室子弟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是何时扯到一起的?明明两人应该毫无关系才是!可这么看着,顾湘宜觉得他们并非头一次在外面见面厮混。

    亲吻声传进衣柜之内,顾湘宜羞红了脸,而易景枭更是如此。饶是顾湘宜平日里不拘小节,可这种事她还是开天辟地头一次经历,别提多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我还要出去赴宴呢,辉哥哥轻一些,别被人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孙海辉的双眼好似放着狼光,双手一用力将她打横抱起,朝着这偏室的长椅走去。

    因孙海辉背对着衣柜,所以他的身子并不会让两人瞧见,算是苍天有眼,没让他将衣柜里的二人眼睛弄污。

    易景枭实在是觉得不自在。

    衣柜里地方狭小,他坐在放置被子的被格上,而顾湘宜那边更挤,下身坐在右边,可身子缺被挤的倒向了左边,正好躺在他怀中。

    她的墨发犹如瀑布一般散开,将这个狭小的衣柜里染上点点馨香,易景枭闭上了眼,脑中无数的重复:“空即是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色即是空...”

    短短一炷香的时间,孙海辉便提上了裤子,整理了一番衣衫,而顾舒宜则有些意犹未尽,支棱着两条赤条条的腿摊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想起适才在马车上,她还说着自己有些冷,一点也不像此刻这般,顾湘宜只觉得讽刺和好笑。

    两人先后离开,顾湘宜觉得他们已经走远了,便一把推开了门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从衣柜里跳了出来。她倒是没什么,可一直搂着她的易景枭此刻却麻了腿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顾湘宜回过头问他:“用不用拽你一把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易景枭的面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红,依旧坐在被格之上,冲她说:“你先出去吧,我们一起出去不大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