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讯宝配资公司

被窝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我的战衣能超神 >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失去梦想
    邢楚,城北二中高三(4)班学生,F级觉醒者,能力是“冲击强化”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就是他能够将自己打出去的攻击附带的冲击强化增幅,拳脚或者兵器都可以。

    不过邢楚其实心底里也很清楚自己的定位。他不是那种万众瞩目的天才学员,不是那种赛前预热时名字会出现在电视上的种子选手。

    其实就像很多前来参赛的选手一样,大家都清楚自己的角色其实注定是陪衬。这种大型赛事都是硬实力的比拼,期间是半点也做不得假的。

    省代表名额终究只有三个,能进入复赛、获得在镜头前亮相机会的选手也只有前八名,相比这五百多个参赛选手来说确实太少了。

    但如果连这些都接受不了的话,今时今日邢楚也不会站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既然上了赛场就要竭尽全力,哪怕机会再怎么渺茫也要为之付出百分之一千的努力。因为觉醒者的道路就是如此,所有人每时每刻都得面对竞争的压力。有人上位,就有人被淘汰。但就算注定被淘汰,那也不能成为放弃奋斗的理由。

    再说,就算拿不到名次,好歹也得撑过这三天时间抵达终点吧?

    初赛虽然没有直播也没有录像,但有哪些参赛选手成功穿越森林抵达了终点还是会有名单公示的,今后登陆赛事主办方的官方网站都能查询到。要是连终点都没摸到就被淘汰,那可也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只是坚持个三天的话邢楚还是有自信的。

    为了高三这年的参赛邢楚也是认真准备了很久的。整整一年半他都坚持上超能培训班,课程一天都没落下。

    他每个假期都跟随培训班导师进入过荒原维度,磨炼战法训练胆识,亲手斩杀过不少荒原哥布林。平日他也长期坚持功课,战法练习也从未中断。

    虽然培训班老师不止一次强调过森林维度的难度系数比荒原要高,但如果只是最低级杂鱼的话他料想也应该难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大不了这三天他不去找什么鬼级怪物,也不去想什么特殊奖励,就安安心心地刷点最低级的水果,尽尽人事就好了。

    说曹操曹操到。邢楚才正这么想着呢,前方不远处很快就出现了异次元怪物的身影。

    邢楚立刻进入了战斗状态。他赶紧避开对方视线躲到了石头后面,探出半个脑袋小心翼翼地观察对手。

    那是个有着淡蓝色躯体的怪物,四肢干枯得像严重缺水的老树枝。它体型瘦得出奇,有着一张没牙的老巫婆似的皱巴巴的嘴,嘴巴一张一合却没发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这会儿它正在树荫里游荡。阳光从密集的枝叶缝隙里透射进来,在湿漉漉的土地上投下了斑驳的树影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什么东西被烧焦的臭气。

    邢楚感到心脏正在胸腔里加速,手指正轻微颤动。

    运气太好了。只有一只维度里最低阶的水鬼,而且还是落单的,基本上已经是你所能在这个维度里碰见的最低难度了。

    邢楚铭记着培训班老师的教诲,五指紧扣在了腰侧的刀柄上,脑海中迅速回忆过了自己所学的招式以及发力技巧。

    一柄闪烁着银光的合金长刀缓缓出鞘。

    长刀,这就是他的武器,轻便迅捷,可攻可守。

    他即将拿下在这场比赛里的首杀了。

    邢楚沉住气,提着长刀从掩体后箭步冲出。他没有出声,如纸般轻薄的刀刃在空气中一划而过,将飘飞在半空中的落叶一切两段。

    距离还剩五米,水鬼意识到了攻击,无声地张了张嘴扭过了头。

    零距离,邢楚双手握刀,全力朝着水鬼劈砍!

    铿!

    战刀和水鬼那条骨瘦如柴的手臂碰撞,竟发出了类似金铁交鸣的脆响。刀刃前半截嵌入进了干巴巴的胳膊,却没有血液溢出。

    邢楚吃了一惊,但招式却不停,立刻抽刀变向,动作十分流畅地一刀紧接着扫它的喉颈。

    这刀法他好歹也勤学苦练了一年有余,每个招式都早已烂熟于心,每一刀动作都标准到了极致,既快且准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经验,此处面对的如果是荒原里的哥布林,这会儿哥布林的脑袋起码已经被削去半边了。

    但万万没想到,这一刀却再次被水鬼接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水鬼的身体也不知究竟是什么材质,居然用那皱巴巴的手背就架住了削铁如泥的合金刀刃,而他的手背上也只留下了一道半尺见深的裂口。

    而且这水鬼力气也十分巨大,瘦弱的手臂如钢铁铸成一般纹丝不动。邢楚这一刀下去非但没把它砍趴,反倒是自己虎口一痛,连刀都险些没能拿稳。

    紧接着,那细长的五指便按到了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那感觉就像被人吊起来,贴着个锤子狠狠地击打肋骨。痛楚让邢楚不禁呲了呲牙,失去了平衡翻倒在地。

    邢楚摔翻时感觉颅骨内就像爆炸了一样,眼前一阵晕眩。

    回过神时那恶心的阴影已经压在了脸上。水鬼似乎为了这个人类不自量力的主动进攻感到生气,高高举起右手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邢楚急忙一个翻滚避开。他能听到身旁土壤被炸开的声音,还能感觉到又湿又愣的泥星溅到皮肤上,让他身体冰凉。

    这特么真的就是这鬼地方里最弱的怪了?

    虽然只是最低级的水鬼,只是邢楚在这里遇到的第一只小怪,但对他来说这已经是生死一线的关头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他甚至觉得有点好笑。

    那么长时间的准备,那么多的汗水和血泪,更不用提家里为此投入的金钱了。

    他投入了那么多,准备了那么久,结果到头来在赛场上,连一只最低级的小怪也干不过。

    真的是有够好笑。

    也许他就是没这个天赋吧。

    所以干脆不如放弃挣扎,直接呼救弃权得了。

    毕竟连一只水鬼都打不过,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但刚进来几分钟就夹着尾巴逃出去......这已经是不仅仅是丢不丢人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那会让他觉得对不起教授自己的老师,对不起为自己投入了这么多的父母......甚至对不起付出了那么多的自己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在起点就直接GG啊!

    一时间他是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。他全身源能仿佛充入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,随着心情的变化迅速进入了跃动状态。

    那是千钧一发的一秒,水鬼的手臂再次落下的瞬间。

    邢楚大吼了一声,放弃了防御和闪避,提着刀直线冲了上去!

    今天不是你这只臭水鬼嗝屁,就是劳资当场交代!

    战刀切出了透明的轨迹,银色的刀光爆发出了他平日根本无法企及的刀速,有如疾风的切割,横扫向水鬼的脖颈!

    人在极端情况下总是能爆发出超越自我的全力,这话确实存在着它的依据。

    水鬼的手臂在距离邢楚的头皮仅不足一厘米处挥空了过去,牵动的气浪震得他脑袋“嗡”地一沉,眼前黑了一瞬,

    但他的刀,已经切实无疑地从水鬼的脖颈处横斩了过去。那丑陋的脑袋飞出了老远,脖颈上的断口整齐得像断裂的树干,也没有半点血液冒出。

    失去头颅的身体向旁一歪,栽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邢楚坐倒在地,大口大口的喘息。

    刚刚涌上脑门的热血逐渐褪去,劫后余生的喜悦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邢楚挥汗如雨,看着身旁水鬼的尸体,忍不住想像影视剧里的侠客一样仰天长啸,但因为喉咙太干只能发出像乌鸦一样“呀呀”的怪声。

    击败一只水鬼让他重获了一些自信。

    原来他只要想做到还是能做到的嘛!

    邢楚的心态有些转变了。他觉得这一只水鬼都那么难杀,肯定很多人都干不过......说不定现在这会儿已经被淘汰了不少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所以只要他稳一点,苟一苟,只挑像这样落单的水鬼下手,说不定还能在初赛里混上个榜单什么的。

    登上榜单虽然比不上名次和奖牌,但那可也是不得了的荣耀了。

    邢楚已经想好了,等这荣耀到手他回去就像暗恋已久的女神表白,迎娶白富美,走上人生巅峰......

    邢楚一边用源能石吸收着水鬼尸体里的源能一边胡思乱想,想到高兴处时还不住傻笑。然而他笑着笑着,就意识到不对了......

    他听到了身体穿过灌木和枝叶时的沙沙声。

    当他回过神时,他已经被三只水鬼包围了。

    三只水鬼踩着松软的土壤和落叶,嘴巴一张一合,像丧尸一样地缩小包围圈,朝着他所在的位置靠近。

    邢楚保持着僵硬的笑容停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一个孩子失去了梦想。

    邢楚默默拿出了传呼机,不带犹豫地,直接摁下了求助按钮。

    他改变主意了。

    只要他这趟能活着回去......他就去表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