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讯宝配资公司

被窝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军师威武 > 章节目录 第183章 云州突变
    密谈结束,老者在宁氏族谱中,前任族长子女一栏空着的地方,加上宁泽名字。

    于是十八岁的宁泽,与六十八岁的宁远成了堂兄弟,整个凤丘宁氏除了宁远,辈分都在宁泽之下。

    宁氏族内没有一人反对,甚至非常乐意,长一辈的当面拜称小叔叔,而宁勇那一辈都是称呼小爷爷。

    其实这种情况并不奇怪,因为老年生子而导致的辈分问题,有时候明明年纪很小,辈分极高。何况是这种十四五岁结婚都很常见的时代,更为多见。

    宁氏过来攀附宁泽,也不敢给他太小的辈分,毕竟宁氏现在是整个金州,甚至汉、丞三州权势最大的人。

    在族谱写下名字,整个凤丘宁氏成员都变成宁泽的人,而且忠诚度满值。

    曾经受尽欺辱的宁氏族人,如今能够拜到宁泽手下,得到一个有史以来权势最大的族长,瞬间逆转局势,所有人都会把他当做真正的血亲,这就是人性。

    通过系统功能看到宁氏族人都变成死忠,知道对方攀附自己,就是把一切压在自己身上,双方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绝不可能做任何对自己不利的事情。等于自己手中多出一支绝对服从的力量。

    虽然眼前这些族人看起来属性都很差,就一个宁勇还算可以。

    但是上千人口中,至少会有一些可用之才。对于眼下势力扩张过快,已经掌控三州之地,却因人手奇缺导致各州郡官员不足,政令无法百分之百推行的情况,多少有些作用。

    即便这上千族人都属性不足,派他们替自己搜寻人才,招揽可用之才,也能起到一定作用。毕竟作为一个上千人的家族,在当地必定拥有人脉。

    双方达成协议,宁泽直接将宁勇留在身边作个护卫。同时飞鸽传书,让丞州那边彻查宁家之事,看看究竟是哪个豪门背后动手。

    至于抵达这边的宁远等人也都妥善安排,留下作为自己的家属出席婚礼。

    否则刘元香没有家人,自己再没有家属,这个婚礼会比较不好看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终于到了成婚之日。

    除在外镇守,无法回来观礼的梁腾、宓元生、杜威、楚美人、宓妍、欧阳春等,其他文武大臣能来的都来了,甚至有不少从金、汉、丞三州长途跋涉过来祝贺的官员,当地百姓也都放下工作过来凑热闹,整个华郡张灯结彩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按理说,本该是宁泽将刘元香接到自己府内,只是这次却反过来,花轿把穿着新郎服的宁泽从宁府接走,吹吹打打送入公主府。

    没办法,刘元香毕竟跟普通女子不同,从小被当做男人养大,思想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没有让宁泽穿上新娘的红衣、戴红盖头都是万幸。

    考虑到安全问题,城内几乎所有兵力都被安排到婚礼现场,避免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敢于闹事的人早就被送往比那丘深造,所以一切顺利。

    除了坐花轿的人调过来,迎接程序相反之外,其他倒是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在文武官员与百姓见证下,当着宁远这位“堂兄”的面,沅熙公主刘元香与宁泽完成繁杂的婚礼仪式,顺利结成夫妻。

    而在这一瞬间,系统提示两人的羁绊提升到4级,成为宁泽来到这个世界后首个4级羁绊,也是首个夫妻绊。

    通过夫妻绊,宁泽的劝降特技提升到Lv4,而且获得夫妻特技,在单挑时武力值+5点。

    两人的婚礼成为华郡,甚至整个金州的谈资,汉州、丞州方向也是议论纷纷,多数人都相信宁泽强娶公主,为的就是进一步巩固自己的地位,使得日后篡位更加方便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留言,宁泽非但没有阻止,反而派人进一步推波助澜,加强论述。

    婚后,初为人妻的刘元香才知男女不同,也彻底明白自己身为女子的事实。从前根深蒂固的男子思想开始慢慢转变。

    不过刚刚新婚,人前还是不好意思,只叫宁泽军师,私下两个人时才唤夫君。约好宁泽人前也是继续叫其公主,私下则呼元香或者香香。

    新婚燕尔,不管人前人后,如胶似漆。

    这让文武官员对宁泽强娶公主的传言产生怀疑,心说看起来不像,但外界还是一样到处传播。

    大概华郡城内,最不高兴的就是小蝶,尤其是新婚夫妻每天腻在一起时,她还得在旁边伺候着,心里那叫一个复杂。

    婚后,丞州那边传来消息,当地官员得知宁泽竟是宁氏族人,而且还是现任族长,大惊失色。恐慌之余赶忙来信请罪,老实交代一切都是当地势力最大的孙家指使,只为谋夺宁氏祖产。

    宁泽让宁远带着族人回去,让丞州当地官员配合,妥善处理孙家之事。

    当然没有忘记嘱咐,只要稍微教训孙家即可,没必要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丞州之地刚刚拿下,人心不稳。将整个孙家灭了不是问题,但如此强大的地方豪门,连官府都能支使,真逼急了振臂一呼,境内又要战乱。眼下遭遇蝗灾,本就粮食出现问题,外面又要应对陆骢大军,不能再生内患。

    孙家也是识相,知道宁氏一族的背景,立刻派人求情认错,表示愿意赔偿一切损失,弥补之前所犯罪过。

    对方服软就行,何况稳定地方,还需要用到这个豪门。

    宁氏族人也都同意,只要出了这个口恶气,让丞州那边所有人知道宁氏不好惹,也就够了!

    于是宁远带着族人,得到数百华郡士兵护送,一路赶回老家处理此事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西边也发生大事。

    唐牛带兵连番征伐,单纯以武力顺利攻破卞州。

    卞州刺史赵嘉战死于桂阳郡,于是整个卞州收入周羟势力范围。

    唐牛并未回师,领兵转头攻打蒲州。

    蒲州刺史李寻奋力死战,却不敌唐牛,连续失去巫水、平谷两郡,不得不退守三龙郡,无奈之下向陆骢求援,希望得到庇护。

    陆骢得知此事,并不想周羟拿下蒲州,毕竟对方实力越强,对自己越不利。

    可是大军正在攻打金州,司马法与欧阳春僵持与嵇阳郡,根本不能分心西顾。

    于是询问左右,应当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突然有使者自前线返回,送来一封书信。

    原来是司马法上表,说大军东征,周羟势必攻打卞、蒲二州。

    若卞州失守,蒲州危机,可派人前往皇城密梁,游说司徒王彧。

    王彧虽与周羟联合,其实心怀大成。若有能言善辩之人说服王彧,趁唐牛领兵在外揭竿而起,杀死周羟,拥护顺帝夺回皇权,必定大乱!

    信中推荐一人,姓言名平,能够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陆骢大喜,立刻派人召见言平,详细告知。

    言平乃司马法好友,得其推荐,欣然领命。

    快马加鞭赶至云州,暗中见到王彧,劝他道:“周羟所依靠者,乃唐牛也!如今唐牛领兵在外,攻打蒲州,正是大好机会!顺帝身边必有忠诚之士,可合力杀死周羟,夺回皇权,此为大成之幸!”

    言平颇有名气,王彧不知他已投靠陆骢,担心问道:“若唐牛知其父被杀,带兵杀回,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“唐牛不过一莽夫尔,只需派人通知蒲州刺史李寻,一旦唐牛得知周羟被杀,乱了阵脚带兵返回,便出兵追击。司徒再沿路派兵阻挠,前后包抄,设下陷阱,唐牛必死!”

    王彧考虑再三难下决定,于是密会顺帝。

    顺帝得知此事,当即拉着王彧:“大成命脉,皆在司徒手中!孤若夺回皇权,必以司徒为尚父!”

    王彧当即下定决心,召集数名忠诚之士,假借宴请周羟将其骗入家中,趁其喝醉突然招呼刀斧手。

    周羟大惊,拔剑杀死数人,大声呼喊。

    外面护卫赶到之时,已经寡不敌众,被刺死于屋内。

    经过激战,周羟护卫被全数歼灭,王彧带兵迅速控制密梁城,公告天下:“周羟架空顺帝,以丞相之位谋夺大权,不敬皇室,乃国贼也!今杀国贼,还权于顺帝,又不从者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公告一出,立刻得到响应,少数忠心于周羟的奋力抵抗,想要报仇,最终战死。

    于是顺帝成功夺回大权,在王彧辅助下脱离傀儡地位,下令将周羟一脉全部列为反贼。

    唐牛正在蒲州攻伐,得到情报后差点晕厥。与周鸳商量,兄弟两人决定率领大军南下,攻破密梁为父报仇。

    王彧提前配资开户 李寻,约好前后夹攻。

    唐牛大军掉头撤回,李寻立刻出兵从后方紧追。

    到了夏城郡附近,王彧军设下埋伏,困住唐牛。李寻大军随即杀至,前后夹攻。

    唐牛大败,与周鸳冒死杀出重围,狼狈逃亡卞州东城郡。

    李寻趁机夺回平谷、巫水二郡,王彧军攻破夏城、柳州。

    唐牛以卞州四郡之地,同时面对李寻、王彧大军围堵,压力巨大。

    李寻自巫水出发,攻打戴云郡,王彧自柳州出兵,攻打萌褚郡。

    唐牛重整兵马,坐镇萌褚郡抵抗王彧。周鸳领兵前往戴云郡,抵挡李寻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楚白突然攻打盟友,趁其不备消灭苏均,占领元、吕梁、永安三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