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讯宝配资公司

被窝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闪婚独宠:陆少娇妻有点狂 >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四章:是我做的
    “只是监控截图,又能证明什么?我只是回去拿了一下东西而已,我的手机忘在了办公室,一时间找不到,所以耽误了点时间。这也不可以吗?只是这个截图,能证明是我偷走了公司的机密文件?你所谓的证据,是不是太牵强了?”

    齐珍说着,突然红了眼睛,看向公司各位高层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知道,曲助理你做事一直都很强势。最近,我们也有一些不愉快。可你不能为了给自己洗脱嫌疑,就随便找个牵强的理由,推我出去。这对我来说,太不公平了。只是这样,你就说我是内鬼。那你还和沈佳琪,周鸣见面了。照片清清楚楚,还摆着现金,你又怎么为自己解释?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大家纷纷点头,一个截图,的确不能证明什么。

    也可能是巧合!

    万一是真正的内鬼凑巧在这个时候上去了,他也可以不走电梯,从没有监控的死角上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既然知道破坏顶层的监控录像,应该不至于不知道,其他楼层也有监控吧?”有人提出疑问,只是这么一点证据,的确不足以证明,齐珍就是内鬼。

    现在只能说,她有嫌疑。可同样的,曲云依也有嫌疑。

    “我在公司做了这么长时间,矜矜业业,陆总也很信任我。如果我真的要出卖公司,以前就有很多机会。为什么非要等到现在才做这种事?我这不是在断送自己的前程吗?谁会这么蠢?”

    齐珍说得头头是道,眼看就要反转局面了。

    曲云依笑了笑:“我当然不只是有这几张截图,就把大家叫过来,把这么大一顶帽子扣在齐珍的头上。大家稍安勿躁,听我继续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眼下的局面,曲云依早就料到了。齐珍既然敢做这种事,一定想好了后招。正因为,几张截图不能证明什么,她才设计了一个局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大家请看看下面的视频。”

    今天的事情,齐珍以为自己用那天同样的手法断了顶层的监控视频,却不知道,云依早就偷偷装好了隐形摄像头,就等着齐珍行动。

    从轻车熟路断了顶层的监控,到她在茶水间里给司媛的奶茶里下**,还有她装晕,没一会又起来。偷拿曲云依抽屉里的文件去复印,栽赃嫁祸到司媛头上,又往自己的杯子里加上**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曲云依的高清摄像头拍得清清楚楚,视频里录下了齐珍的每一个动作,包括她和司媛说过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齐珍万万没有想到,今天的事情,竟然是曲云依和司媛早就设局,等自己跳下去。

    那她们在办公室里的争执,全都是在演戏给自己看的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齐珍懊悔死了,她竟然没有看清楚,司媛和曲云依早就怀疑到自己身上了。

    视频一放出来,大家都齐刷刷看向了齐珍。

    “齐珍,我说过,我会给你机会,只可惜,你自己不知道珍惜。这件事真的怪不得我,是你自己非要闹成这样的局面。现在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呵!曲云依,是我低估了你的能力。没想到,你已经怀疑到我身上了,偏偏还能做到滴水不漏。我真没想到,你竟然还装了隐形摄像头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引你出手,我也是煞费苦心。你能想到这么周全的法子,的确很厉害。只是,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你真不该这么做的!”

    其他人已经开始私下议论起来,没想到,内鬼居然是陆总身边的秘书,这也太不可思议了。没想到,陆总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。

    看来,董事长的眼光没有错,这件事,真不是曲云依做的。

    同时,大家也惊叹曲云依的能力。齐珍行事缜密又小心,几乎没有露出破绽,在这样的情况下,曲云依还能找到问题所在,把人揪出来。一个女人,能有这样的智慧和才干,就算他们这些自以为老练的人,此刻也不得不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事情败露,齐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,只是有一点,她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,今天过后,我就能洗脱嫌疑,安心在公司继续做事了。没想到,还是被你发现了。不过,我很想知道,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。就凭你在监控里看到的那点细节?”如果只是这样,那就说明,曲云依对自己的信任,不过尔尔。

    “我看了一整夜的监控,不知道反复看了多少遍,才敢确定,你在那个时候出现,有问题。如果你承认了自己中途回来过,我可能不会起疑心。可是,你撒谎了。为什么撒谎呢?一个人要撒谎,必定是想掩饰什么。后来,司媛又告诉了我一些事情。一切,都只怪你太心急,在公司给沈佳琪打了个电话,被司媛无意中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那日,司媛告知云依以后,她就找了严珂,拜托她帮自己一个忙,去查一下齐珍那个时候的通话记录。

    从内容上看,她几乎能确定是沈佳琪,可她更想看到实实在在的证据。通话记录上显示的号码,果然是沈佳琪的。

    如此,云依就能确定,出卖公司的人,真的是齐珍。

    她也难过,有些不愿意相信。可她必须站在公正的立场处理好这件事,只是这些证据不能证明什么,于是,她精心准备了这个局。

    云依对沈佳琪有足够的了解,当齐珍对她没有太大作用的时候,她就不会费心去帮忙了。

    那些照片已经是沈佳琪能做到的极限!

    只是,这样也没能让自己背上黑锅,沈佳琪也会失去耐心,最后,这件事只能甩给齐珍。

    她故意透露,只有三天时间,就是让齐珍放松警惕,逼她出手。

    总算,结果没有让人失望,她如愿拿到了齐珍动手的证据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证据都摆在这了,我承认,是我做的。我现在就回去收拾东西,离开公司。”

    齐珍努力维持着自己最后一丝尊严,冷漠地站了起来,没有向曲云依求情。这是她自己的选择,不怪任何人。

    也许,这就是自己的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