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讯宝配资公司

被窝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御用兵王 > 章节目录 第5566章 又来了
    听到陈阳开门的动静,孙启承赶紧解开了阵法禁制,快步走上前,急切的问道:“我父亲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孙家主放心,老太爷的毒已经解了,只是身体还有些亏虚,得再好好养养。”

    陈阳如实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!我进去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孙启承说着就要往里走。

    陈阳赶紧阻止,“孙家主且慢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

    是不是父亲他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听到陈阳出言阻止,孙启承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老太爷没事,只是现在在换衣服,你稍微等一下再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孙家主心里想着,这位陈道友说话这大气喘得可够长的,差点吓死我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孙瑾的声音就传来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孙启承嗖的一下蹿了进去,看到自己的父亲站在床前整理着衣服。

    孙启承的眼泪在眼眶了打着转,努力增大了眼睛,让眼泪不流出来。

    多少年了,自己在还是一个无忧无虑、不懂世事的少年的时候,就不得不从突然伤病缠身的父亲手中接手撑起这个家。

    一边是族人对家族之位的虎视眈眈,一边是丹药一派的打压。

    到如今已经几十年过去了,眼看着这个家族在自己手上日渐衰败,这其中的困苦和酸涩只有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他怕,怕孙家的所有辉煌都会在自己手上消失。

    如今总算好了,父亲又好起来了,不用什么都自己扛着了。

    孙启承就站在那里,定定的看着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他觉得眼前的画面简直太美好了,美好得不敢相信是真的,站在门口不敢上前,生怕一上前之后,发现这一切都是虚幻。

    “呵呵,承儿,你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为父好起来你高兴傻了吗?”

    孙瑾看着自家儿子傻愣愣的站在那里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终于好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孙启承笑着跑过去,定定的站在孙瑾面前,反而不好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他多想像年少受挫时一样扑进父亲的怀里,听着父亲的安慰和鼓励。

    “承儿,这些年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孙瑾伸手怕了拍他的肩,说道。

    “孩儿做的都是自己应该尽的本分,当不得‘辛苦’二字。

    你的身体怎么样了?

    都恢复了吗?”

    孙启承问得小心,生怕跟陈阳的答案有出入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也不用谦虚了,你这些年的努力为父都知道。

    我体内的毒素已经完全排出去了,只是中毒时间太长,伤了身体,再疗养一段时间就好了。

    也别净顾着和我说话了,还有恩人在呢!来,陈道友,赶紧过来坐。”

    孙瑾招呼着依靠在门上的陈阳。

    “小友见谅,我看到家父能站起来了,有些激动。”

    孙启承抱歉的对陈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们只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,当不得‘恩人’二字。”

    陈阳不想破坏别人的欢乐场面,但是该提的事情还是得提一提。

    “呵呵,报酬自然是要给的,家父都说了你是他的恩人,那我们做人之子女的自然不能忤逆了长辈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孙瑾刚刚逼出毒,底子还没恢复好,觉得有些乏了,就顺势坐回床边上。

    陈阳二人坐下之后,孙启承拿出一个没有被认主的储物袋,放在桌子上轻轻的推给陈阳。

    “小友,这就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,你先收下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”孙启承准备再往外拿东西。

    “父亲,不可!”

    孙逸轩关键时刻冲了进来,一把抢过储物袋拽在手上。

    要是孙逸轩晚进来一瞬间,孙启承就把东西掏出来了,被自己儿子这一打断,孙启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。

    刚撤去阵法的时候陈阳就感觉到外面有人来,只是那人没有特意掩藏气息,便想着是孙府的人,也就没有出声,没想到来的是孙逸轩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陈阳拿走自己未来要继承的东西,这货还真够执着的。

    陈阳暗自把孙逸轩设定为指使人截杀自己的嫌疑人之一,当然现在只是几乎没有证据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逸轩!你不好好在园子里待着,又跑过来干嘛?”

    孙启承没好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儿子就是被惯得太好了,才会这样不知轻重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要相信我啊!这人就是个骗子,你别上了他的当啊!他就是想要咱们孙家的传家宝……”孙逸轩还要继续说,被孙瑾打断:“逸轩,不得胡闹!”

    自己的话被打断,孙逸轩有些不爽,还没说服老爹留下宝贝呢!“关你什么……嘿?

    祖父,你也在呢?”

    孙逸轩的注意力一直都在万年人参上,完全没留意到另外一边坐着的孙瑾。

    如果说孙家上下谁最不想看到孙瑾恢复,那这货当数第一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祖父,这个时辰了,天都快亮了,你老人家早点休息啊,我就不打扰你,先走了啊……”孙逸轩打着哈哈,自以为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,偷偷的把储物袋塞进衣袖,往外走。

    走到门边的时候,运转起功力加快步伐一溜烟儿的跑不见了。

    孙启承摇了摇头收回目光,“在下教子无方,让小友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孙家主不必介怀,谁家孩子没个年轻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多谢小友体谅。”

    说着拿出一个玉盒。

    “本来打算给小友一些庄子上的鲜果尝尝,我们家逸轩不懂事。

    这是我孙家应承的报酬,请小友过目。”

    怕自家儿子再回来捣乱,用眼神给阿竹示意,然后直接把盒子递给陈阳。

    玉盒上贴着一道有保鲜作用的符,陈阳小心翼翼的把符纸解开,一颗系着红线的人参完整的躺着里面。

    因为年份足够,这颗人参已经初见人形。

    要是再长上一段时间,估计世上又会多一个小生灵。

    采摘这颗人参的人,应该也是懂行的人。

    大家常说的万年人参,并不是真的足足生长了一万年。

    人参长够一万年的时候,就会长得无限接近人体的形状,同时还会生出灵智。

    而且吸收了一万年的天地灵气,等它生出灵智的同时还会把那些灵气转换为修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