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讯宝配资公司

被窝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星罩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八章 未曾见你!
    可数个时辰过去了,上面不时还能传来动静,看来这次神庙是震怒了,“大杀器”被毁了不说,连波冬也被杀了,对于神庙来说,可谓伤筋动骨,损失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他见此情景,就更加不敢擅动,仍是沉住气,就这么静静的待在江底,或许是精灵人没想到江底还能藏人,都在地面展开搜寻,反而空中没什么影子了,他分析三境巅峰以上修士和原祖境大修士定是分散空中追寻,其他修士在地面寻踪觅迹,想到此处,他就把心又一横,看你们能搜到什么时候,我坐穿这江底!

    他依稀看到前方数丈有个大石堆,紧挨在江底一个边角,还能看到一些鱼类进进出出,里面可能有处空间,他缓缓游了过去,果然,他拿起一块石头,里面黑漆漆的,形成了一个石头堆出的洞,他这一举动就让里面很多鱼都跑了出来,远远避开这个不速之客。他钻了进去,又将石头放回原处,居然就是一个还算密闭的空间,里面放下一个人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上面仍旧时有响动传来,他知道,这些精灵人还在搜寻自己,也是无奈,就继续待着吧。如此又过了数个时辰,本就昏暗的江底更是漆黑一片,这是夜晚到了,上面也安静了下来,他下意识就要出去,但下一刻,他又不动了,不对,这有悖常理,他们也该想道我会趁夜色潜逃,可他们怎么突然安静了,这里面有问题。

    向金来多次经历生死,也可谓经验丰富,老于世故,敏锐感觉到了隐藏的危险,果然过了两个时辰,上面突然传来密密麻麻的很多响声,这声音是在一个地方产生的,可见他们已经隐蔽起来很久了,幸好自己没出去,否则就落入网中了。

    他干脆坐在了这江底的石洞中,默念起了静心咒,平复心绪。心若冰清、天塌不惊!万变犹定、神怡气静!虚空甯宓、浑然无物!慢慢心境变的平和安宁,已无外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姐姐,他去了五日了,怎么还不见回来呢?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想来是有事耽搁了,再说,以他如今的修为在我们光明星也是强者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派人去找找看吧,他毕竟是人族易容成我们精灵人的,万一被人识破,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会派人的,你自己乖乖在家呆着,我要去宫殿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在纳亚小城时我经常四处走动,如今来到了这暮光城,整日要待在家里,真是无聊,不过等金来回家就可以陪着我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秋容满脸期待说道。秋狄也很无奈,她接手暮光城没多久,说不得里面也会存在格诺的一些隐藏势力,她不得不小心,不过刚才秋容说的没错,有向金来在的话自就不必担心了,他的实力当是原祖之下第一人。

    她没有回宫殿,而是飞向了北方,如今已过了五日还不返回,她心里比秋容更加担心,又不能公开派人去找,这容易让神庙看出端倪,所以只好自己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向金来缓缓睁开眼睛,忽觉神识归位,但下一瞬间他吃了一惊,依稀看出些亮光,他走出这个石洞,果然,向江面看去,天色已亮,可他不确定是第二日还是多久?人在江底,但就好似能感到身体出汗一般,这着实让他惊讶,自己只想平复下心绪,不料竟是又忘了时辰,关键这可是在逃命,且还在人家的地盘,这要是真有个修士下来,自己一无所知,还有命吗?这怎能不让他惊骇。

    此刻,上面非常安静,但他不知时间过了多久,难免忐忑,不过又想到即便以自己如今的修为,最多也就在水底待上两日,如果是这样,想必也该安全了,但若这么久,怎么感觉自己没有丝毫不适,就又狐疑起来,莫非只过了一晚?想到此处,他就顺着江底向前游去。

    他没有过多释放原力,稍加调用,不急不缓的游着,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依然没听到上面有动静,这时他也有些迷惑,略一犹豫,就释放一股意念之力向外探去,直到覆盖了方圆数百里也没有丝毫原力波动,心中一喜,当即自江底急速游至水面,然后冲天而起,放开修为向南飞去。

    这一飞行就是数个时辰,中途也不停留,虽然有些内伤,却不知为何,居然好转了一些,但此刻犹自不放心,就暂时压制,全力极速而飞。

    突然感到前方百里外有一股强大的原力波动,吃了一惊,就要遁走,忽的有个声音传入耳中,准确说是传入神识之中,这是修为高深的一种远距离意念传音,向金来自认数十里是可以做到的,再远就不好说了。只听这个熟悉的声音道:

    “金来,我是秋狄。”

    他大喜,看来她是来接应我的,不再耽搁,极速飞向秋狄所在。片刻后两人相遇,秋狄看他只是有些内伤,其它无碍,心中才是一松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去了这么久?发生何事了?”

    “很久吗?我离开几天了?”

    “五天?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向金来大感震惊,自己居然在江底待了五天?他自问是做不到的,这是何故呢?算了,以后慢慢再想吧。

    “秋狄,不如我们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秋狄点头答应,随即他二人极速飞回了暮光城,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修士。

    两人直接来到束原法阵的平台,并没有开启它,而是这里无人,适合隐秘谈话,随即向金来将所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告诉了秋狄,她听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竞真的毁掉了这个“大杀器”,还杀了波冬,就这么死了吗?这消息五日了也没有传入这里,想来神庙是有意封锁,没想到你真的做到了,那么下次入侵圣主星说不得就要推迟了,只要再给我几年时间,将这里经营的铁板一块,还有何惧?”

    她似是自言自语说道,秋狄此生只想收复失地,如今做到了,就不想再让自己和族人陷入战争,向金来此举很大程度上也帮了她,心中也有一股轻松之感。

    “秋狄,我想即刻就走,他们说不得就会追查到这里,我不想连累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金来,你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你心意,但还是那句话,你身后有数百万族人,万万不可大意。”

    向金来知道她的性格,随即打断她说道。秋狄看他坚决,也知劝阻无果,不再多言,但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不舍。这近三年的相处,彼此相交莫逆,引为知己。

    “你先调息一番,将内伤复原,否则传送怕是会加重伤势。我在这里帮你护法。”

    向金来点头答应,也不客套,盘膝而坐,微闭双眼,开始调息。秋狄却目不转睛看着他,就似要牢牢记住他,或许,日后若还能相见,怕是也认不得他……!

    只用了半个时辰向金来就恢复如初,看到秋狄正望着自己,就要开口,就听她说道:

    “金来,我想看看你!”